大咖专访

自以为平淡无奇你知道你被多少人偷窥吗

2019-11-09 17:26:1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我们的安全感,常常来自于我们以为自己并不为他人所注意,所以会在咖啡馆大谈自己的隐私,事实上,别人有着与你同样的好奇心,他们接收到的,也不像你以为的,只是只言片语。

有一次我去爬我们这座城市里唯一的一座小山,听到旁边两个男子边走边聊:某某某这个人呢,就是没事找事,他想把事情都理顺了。水至清则无鱼,中国的事情,没点油水谁干?我最近一直在看这方面的书。

我还想再听一点,但他们太健壮了,飞快地走远了。不过这些已经足够,这个某某某不是“张建国”,也不是“王卫东”,是一个很特别的搭配,我确定,他是我知道的某个人。

我没有见过他,但是我从闺蜜口中听说过关于他妻子的一些事,在那些事里,他是一个淡漠的丈夫,现在,我又知道他对工作有着过分的热情,我还没有见过他的音容笑貌,他的大致轮廓已经呼之欲出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时刻都有各种信息在空中飞,每个人被别人了解的,都比自己想象的要多。我们单位的一卡通,可以到二楼的医务室开药,但我还是更愿意千里迢迢地跑到药店里花钱买。这也许是因为我虽然号称唯物,事实上并不彻底,我仍然会觉得某些疾病是令人羞涩的秘密,它会让对方联想起你的某些器官,推想出你的精神状态。

但是很不幸,今年药店里不再售卖安眠药,据说这是处方药,而我有段时间失眠得非常厉害,吃了药店推荐的安神补脑药,完全没有效果。我质问再次向我推销的药店员工,她把正递向我的盒子拿回来,翻看了一下,说,中药嘛,一般都是半年才有效的。

自以为平淡无奇你知道你被多少人偷窥吗

我等不了半年,如果半年里我还不能睡个好觉,就会变成涸辙之鱼。有天路过单位医务室,硬着头皮去里面碰碰运气,居然真的有,医务室的医生有开处方的权力。

我买了安眠药,捎带着又买了一些别的药,医生低头开处方时我感到一点点难堪,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已暴露——一个如我这般光明磊落的人,也就这么点秘密了——而她又不像药店里的售货员那样,并不知道我是谁,来自哪里。

但医生再次抬起头时,她平静的面容让我感到羞愧,看来除了失眠以及消化系统的毛病之外,我还有受迫害妄想症,制止自己不必要的好奇心,很可能是医生的基本素养。

我后来又去开过几次药,医生眼神里没有丝毫的探究感。我对她放心极了,直到有一天,她对我说,安眠药暂时不能卖了,然后,她说,你也不能老吃安眠药,是写书写的吧。

原来她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完全不知道我的底细,一个总是来买安眠药的女人,确实很难不让人产生好奇,某个百无聊赖的下午,她决定搜索一下,顺手一搜,我那所有的毛病,都有了答案。

不过到此时我已经比一开始释然得多,我接受我的毛病,也接受他人适度而友善的好奇,而且我的失眠也好多了,购买安眠药,已经是备而不用,让自己更踏实一点而已。

医院里的医生倒大多都是重度脸盲症患者,哪怕你半个小时还将自己的苦痛描述得惊天动地,一个小时后,你遵嘱拿着才拍出来的X片,重新回到他(她)面前,他们从镜框里抬起来的眼神已经变得茫然。我想他们在学校里一定上过“怎样忘记病人的长相”这门课,让他们能够迅速把关于病人的记忆还原到出厂状态,否则,他们将在许多婚宴上想起自己为席间某人医治过不可描述部位,这对双方都不是件好事。

快递行业应该没有受过这种培训,我们单位楼下有个快递点,前两天我路过时问有没有我的快递,对方不假思索地说,有一个。因为你经常不来上班,打电话也不接,就不通知你了。

他的话吓了我一大跳,在考勤这一块,他比我们领导了解我更多。但我的快递一般都寄到家里去,只有之前没跟我联系过的出版社或杂志社,才会百度到我的地址,冒失地直接寄到单位来。这样的快递一年里不超过十个,而我们单位有千把人,他居然在第一时间调出了关于我的准确信息。

我的惊讶无疑让他很得意,他说,这座大楼里,十有八九的人我都能叫上名字,我记忆力很好,要是年轻的时候,可以参加最强大脑。

我不由替那些经常在单位里收快递的人感到恐惧,以他的“最强大脑”,他记住的一定不只是他们的名字,还有快递箱子上透露的那些信息,我想他一定能顺藤摸瓜地了解他们大部分的私人生活。

但是没办法,你不可能不收快递,就没办法那么坚壁清野,这使得快递员可能会成为了解我们秘密最多的人。有次我在家接收一个包裹,快递员随口问,你现在还去某某公寓吗?我为之一震,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去某某公寓写稿,除了家人,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。我说,你连这都知道。他说,某某大厦的快递也是由我送。

某某大厦就是我们单位,这三个地址囊括了我日常的所有轨迹。不过我也没有产生过多的忧虑,从快递员得意的表情上,可以看出,知道我的“三窟”对他的全部意义也就是这点得意。

还说这个某某公寓,在这里,有人对我的行踪了解得比快递员更多。有一天我不在家,单位离那儿很近的我家某人去那里睡午觉,他刚进去没多久,门被敲响了,保安问他是不是业主,他说是,大概他的状态看上去太正常,保安相信了他的话,转身走了。

自以为平淡无奇你知道你被多少人偷窥吗

但某人却无法迅速入睡。保安不是无缘无故地出现的,说明他感到异样,感到异样的原因应该是,他一直通过楼道里的探头看见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个人出入,这次发现陌生男子才会过来盘查。这的确是一个尽职的保安,但是如果他是个坏人呢?如果你不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呢?某人居然因为过于安全,而替我感到了某种不安全。

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在这个时代里,谁也不能万人如海一身藏,不要试图在陌生人面前标榜什么,或者树立什么形象,在你难以想象的角落里,别人通过那些你难以想象的渠道所了解的,可能远比你以为的更多。

伟哥有哪些作用

viagra进口价

西地那非长期服用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